当前位置: 首页 > 宝妈小说> 下辈子长成你喜欢的样子,然后不喜欢你。

下辈子长成你喜欢的样子,然后不喜欢你。

第1章 拯救她的男人
 
 

此刻,某法院审判庭上。

何乔乔站在被告人席上,身上穿着嫌疑犯的黄色马甲,手上戴着手铐,容颜憔悴,听着陪审员对她吸毒罪名的指控,她激动地捶打着面前的桌子:

“我没有!我没有!!我是被陷害的,是我的继母顾相宜和继姐顾妤萱陷害我的,她们还害死了我妈妈,你们不能判我的罪,你们应该让警方去查那对母女!”

原本以为,复活之后,终于有了报仇的机会,谁知道她连医院门都没出就被警察再次逮捕了!

而这一次,再没有任何人为她伸冤,为她奔波。

她的未婚夫、闫家二少爷、寰宇集团副总裁闫森现在成了顾妤萱的未婚夫,不会管她的死活了。

她没了利用价值,爸爸也懒得理她了,任她关在看守所长达一个多月,她知道,现在爸爸一心一意要保护顾妤萱的婚约,加上闫夫人对顾妤萱也十分满意,所以,不想她这个名声烂透的扫把星再出去干扰这门“喜事”,索性让她这个扫把星去坐牢算了。

别人重生,金手指大开,虐渣渣爽的不要不要的,而她重生,却似乎一点意义都没有。

她心里不禁开始责怪起那个冷酷的阎王来,既然要让她回魂,为什么不索性把她送回妈妈还没死之前,这样顾相宜和顾妤萱进不了何家的门,她也会努力保护妈妈,不让她被害死。

可是现在,两个贱人得到了一切,反观她,马上就要被送进监狱里,坐牢三年。

“肃静!肃静!”威严的审判长敲击着桌面,严肃地道,“嫌犯何乔乔涉嫌干扰法庭秩序,罪加一等,本庭宣布……”

正在这时候,法庭的两扇门自动开了,一阵冷风吹过,何乔乔一愣:

只见,世间的一切突然停止了运转一样,审判长嘴巴张开,手中铁锤停在半空中,她身旁的两位法警正要朝她伸出手的动作也僵住了,还有陪审团成员也是一样,一切都停止了,安静到时间凝固了一般,只有她还能动。

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这,这是怎么回事?

“……”这时候,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来,何乔乔猛地朝门口看了过去,只见,那白色的光里面,慢慢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,他迈着修长的双腿,一步一步朝法庭里走了进来。

他穿着黑色的衬衫,黑色西装西裤,身形高大,他有着一张俊美无铸的脸,但脸色冰冷,从唇角到眼梢,没有一丝表情,连眉毛都是冷的,尤其是那双冰眸,勾人心魄,令何乔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,呆呆地看着他,忘了动。

这,这是谁?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了吗?

只见,这个冷漠优雅的男人走到审判长的面前,将他面前的审判书拿了起来,手在审判书上拂过,何乔乔看到了一线白色的光,再接着,他的手又在空中滑了个圈,点点白光落下。

何乔乔完全惊呆了,嘴巴张的老大,等她回过神来,想要喊住他的时候,他已经不见了,而静止的法庭也在这一刻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

第2章 来和你结婚
 
 

那审判长眨了眨眼睛,甩一甩头,似乎有片刻的失忆似的,不仅仅是审判长,其他人的脸上也出现了片刻迷茫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没有人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。

“本庭当场宣布,嫌犯被指控吸毒一罪名,证据不足,罪名不成立,当庭释放!维持原判,不得上诉,起立!”

何乔乔呆呆地和众人一起站了起来,鞠躬,她脑海中几乎一片混沌,她刚刚是做梦了吗?

“何小姐,你无罪释放,可以走了。”这时候,有人敲了敲她面前的桌子提醒道,她才终于回过神来,呆呆地离开审判席。

“何小姐,你走错方向了。”又有人提醒道。

“啊?哦,哦。”何乔乔抬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跟着法警一起走了。

“……”就在这时候,法庭大门打开,数名穿统一黑色西装的人齐齐朝她走了过来,笔直地站在她的面前,气势凛然,齐齐九十度鞠躬。

“何小姐。”

这阵势将正准备离去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,好奇地看着何乔乔。

“你,你们是什么人……”何乔乔不解地看着这些对她毕恭毕敬的人,

其中最前面的那一位走到何乔乔面前,深深地鞠躬,道,“何小姐,大少爷见您还没出来,让我们来接您。”

“大少爷是谁?”是刚刚那个神奇的人吗?由于过度震惊,何乔乔说话的时候舌头就没捋直过。

“您去了就知道,请。”郑昊说着,黑色西装的精英保镖们便自动站成两排让何乔乔走过去。

“谢,谢谢。”何乔乔怀着忐忑而紧张的心情,在众黑衣保镖的簇拥下,往法庭外走去。

只见,法庭门口停留着一辆黑色加长型房车,那车窗门留出了一点缝隙,何乔乔隐约见到一个冷峻的身影映在窗户上,那侧脸完美的如同精心雕刻一般,那一瞬间,她的心跳陡然间加速:是刚刚那个男人!

“何小姐,请上车。”郑昊躬身正要将车门打开,但是……

何乔乔却猛然间转身就跑!她想她是还魂复活的人,这个男人这么神奇,说不定是哪儿派来收她命的,她才不会乖乖上他的车,她现在还要去找顾相宜母女报仇雪恨。

“……”车内男人那张万年没有表情的脸微微一愣,道:

“抓回来。”淡淡的三个字从他薄情的唇间溢出,何乔乔还没跑出十步远,就被数名黑衣人拦住了。

郑昊走了过来,道,“何小姐,大少爷要见你,你跑不了的。”

“……”何乔乔直起身,左右四处看看,这些黑衣保镖个个身手不凡,她确实跑不了,最终只好悻悻地低着头。

车门打开,里面的男人缓缓转过头来看着何乔乔,目光深邃如幽井,何乔乔只觉得心头一颤,一阵冷意拂面而来。

“过来。”闫驭寒拍了拍身旁的位置。

“哦,哦。”何乔乔像是被他的眼神下了魔咒似的,乖乖弯腰进入车内,坐在了他的身边,问道,“你,你是谁?”

“来和你结婚的人。”他淡淡说道。

“你开什么玩笑!”何乔乔猛地瞪眼,却见他十分平静地看着她。

“我从不开玩笑。”

第3章 手写的结婚协议
 
 

“我们第一次见面!”何乔乔认为他八成是疯了。

“以后见面次数就多了。”他慢条斯理地道。

“其实,我已经有未婚夫了。”何乔乔说道。

“他今天要和别人订婚,你已经出局了。”他将一份闫森今天将和神秘女子订婚的新闻报纸摊开,说道。

“……”何乔乔忘了这报纸一眼,上面的闫森一身得体西装,温文尔雅,她的心不禁黯淡了一下。

他不着痕迹地看了她一眼,手指挡住了闫森的脸,问道,“怎么样?”

“其实我刚满十八岁,十八岁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……”何乔乔说道。

“年龄不是问题。”他将放在旁边的一份文件拿了出来,丢在了她的面前。

何乔乔拿起这文件一看,只见文件的扉页上写着“结婚的法定条件”:

“第一,男女双方完全自愿,这点没问题……”她翻阅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一一解说了,鬼咧,明明第一条就不符合好吗?虽然被闫森无情地抛弃了,但她并没有想嫁给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。

“第二,达到法定年龄,你的年龄我已经帮你改过了。”他食指和中指从胸前的西装口袋里夹出一页户口簿,递到何乔乔面前,何乔乔急忙接过一看,眼睛再次瞪大,只见她的年龄赫然从十八岁变成了二十岁。

“第三,符合一夫一妻制,我不喜欢麻烦,一夫一妻制最好,你和我结婚,我就只有你一个。”

我就只有你一个?何乔乔一愣。

“但是我还没有免冠照。”何乔乔又搬出一个理由。

“照片已经有了。”他伸手,前座的司机将一个书包递给了他。

“我的书包?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何乔乔惊讶极了。

他没有回答,两根手指将她学生证里的照片取了下来,道,“能用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你一切都预谋好了似的?”何乔乔皱眉。

“婚姻,不就是一场预谋吗?”他唇间缓缓溢出这句话。

何乔乔背脊升起一股寒意,盯着他看,企图看出些什么来。

突然,她恍然大悟,“你是不是以前就认识我,暗恋我很久了?”

“你要这么想,也可以。”他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他居然随口就承认了,但听起来,一点都不真实。

“关于结婚,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他问。。

“我能不结吗?”

“可以。郑昊,叫警察来。”

然而,何乔乔一口气还没松完,就听到他让手下叫警察!

不,不行,如果坐牢三年,那她拿什么来找顾相宜母女报仇?这个人既然有本事将她从法庭上捞出来,没准还能帮她呢,终于,她松了口,“好吧,那就结。不过我有条件!”

“你说。”他点头。。

何乔乔从书包里拿出中性笔和笔记本,郑重地写上了四个字:“结婚协议”。

然后开始写第一点,第二点,第三点……她一边写一边时而皱眉时而思考。

他坐在一旁,孤冷的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,只见其中一条写着“双方不得强迫发生X关系”,还有一条则写着,“必要时,男方要尽力帮助女方报仇,但不得提出肉偿的要求。”他微微撇唇,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神情。

第4章 玩一把大的
 
 

“这是婚前协议,你要是全部同意话,我就结。”何乔乔举起手里的笔记本,说道。

他从胸前西装口袋拿出一支钢笔,大手一挥,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何乔乔一看这龙飞凤舞的几个字,喃喃地念道:

“闫驭寒。”她顿时猛地一惊,瞪大了眼睛跳起,“你是闫驭寒,寰宇集团的闫驭寒??闫森的大哥?

“幸会。”他简略地道。

据何乔乔知道的,这个闫驭寒十分神秘,多年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,还有传说,他身患重病,长期在国外疗养,因此寰宇集团才全权交给弟弟闫森打理的,人人都自然而然认为寰宇已经是闫森的了。

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结婚对象竟然是他,说他因为病弱才管不了寰宇集团,现在看他,哪儿是有病的样子,分明比任何人都健康,她突然有种落入了圈套的感觉,这会不会是顾相宜母女的阴谋之一?

毕竟,闫森和顾妤萱结婚,顾妤萱就是闫家的人了,闫驭寒肯定帮闫家的人!

“我不结了!”她一手抓住车门把。

“晚了!”他按下按钮锁了车门,命令道,“郑昊,民政局。”

*

走出民政局。

何乔乔看着面前的结婚证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闫驭寒将结婚证放进胸前的西装口袋里,手里多了一串钥匙和一张卡,递给还在发呆的何乔乔,“别胡思乱想了,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,这是钱,这是家里的钥匙,玩累了就回家。”

“回家?”她一愣,抬头问道。

“和我结婚了,自然应该和我住在一起,我们住在钻石大道的澜湾别墅。”闫驭寒说道。

钻石大道澜湾别墅?那是少数顶级富豪才能入住的地方,他们何家虽也是富贵人家,但离钻石大道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。

“有事打电话。”闫驭寒说着,已经弯腰进入了车内。

何乔乔感到衣服袋子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她忙掏出来一看,上面横着一条信息:

“我的号码。”

“哎……”何乔乔喊了一声,但是,他的车已经开走了,她手里拿着卡,钥匙,顾相宜母女到底想干什么?

不,不想这么多了!她现在要立刻去她们,狠狠玩一把大的!

*

车上。

闫驭寒发完信息将手机放在一旁,不再想关于何乔乔的事。

“总裁,庆典十点钟准时开始,现在副总裁和夫人以及准二少奶奶何妤萱正在招待前去的贵宾。”秘书郑昊回过头来,汇报道。

“还有一个小时,先去集团总部拿点东西。既然是百年庆典的大日子,就要给大家一点难忘的惊喜才是。”他道,冷酷的言语间不动声色,他向来喜欢速战速决。

此刻,寰宇集团董事及内部高层正在就“是否在即将召开的周年庆上,宣布解除大少爷闫驭寒总裁职务,扶正二少爷闫森”一事展开了激烈的争论。

“这么多年以来,大少爷神龙见首不见尾,从来没有管过寰宇集团的事,我甚至怀疑他还知不知道寰宇集团的地址在哪里!二少爷则兢兢业业,果决敢干,这些年寰宇的辉煌,都是二少爷的功劳,和大少爷根本没有任何关系,我代表董事会,要求你们在今天的庆典上,正式宣布解除大少爷闫驭寒总裁一职,由二少爷闫森任总裁。”董事会陈董捶击着桌子,大声说道。

第5章 王者回归
 
 

“没错,寰宇大大小小的事情,身为总裁的大少爷从来没有过问过,都是二少爷在打理,大少爷的存在对于集团来说,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附和人的是王董。

“但是,大少爷才是闫家的嫡长子,由他来带领寰宇集体是老总裁的意思,老总裁现在虽然不管事,但董事会也不能枉顾他的意思。我听说大少爷之所以不出现是因为身体不太好,等身体好了,就会回来管事了。”为闫驭寒说话的这位,则是公司集团总经理梁喜,不过他的声音很快就被更多的董事淹没了,这些人纷纷要求罢免闫驭寒。

“我们董事会已经决定了,今天正式罢免大少爷闫驭寒总裁一职,他不配担任总裁一职……”陈董在众人的争执当中,猛地站了起来,将文件摔在桌子上。

“是谁要罢免我?”然而众人正争论的时候,会议室的门却突然开了,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天而降,众人猛地回头:

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迈着修长的双腿走了进来,面无表情,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峻的气质,数名精干的黑衣保镖跟在身后,众人顿时感受到了一种扑面而来的冰冷气势,整个会议室里鸦雀无声。

闫驭寒对众人的惊讶视而不见,径自走到正中央的位置坐了下来,淡漠目光缓缓扫过面面相觑的众人,开口,森冷地道:

“好久不见,各位别来无恙?”

“总,总裁?”陈董使劲擦了擦眼睛,他几年前在闫家祖宅见过闫驭寒一次,印象中,这位大少爷身子虚弱,脸色苍白,而现在,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有病的人,反而浑身散发着王者的气度和魄力。

闫驭寒冷峻的目光在陈董的身上停了下来,脑海中立即聚集了这个人的信息:

“陈董,刚刚付定金买下的五百平别墅,未来两年内房价会翻三倍以上,你投资房产的眼光不错。”

陈董听了,一愣,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来,他买别墅的事进行的很隐秘,昨天才付定金,连他自己的太太都不知道的,总裁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快?

“……”看着陈董那震惊的合不拢嘴的表情,闫驭寒唇角挂着一抹冰冷的淡笑,继而收住那笑意,问道,“刚刚是谁想要罢免我?”

众董事和高层被闫驭寒的气势所压制,刚才吵吵嚷嚷要开了他的人现在竟集体噤声。

总经理梁喜见状大喜,忙上前,朝闫驭寒深深鞠了一躬,道,“总裁,欢迎您回寰宇。”

闫驭寒目光落在梁喜的脸上,这是一个绝对拥护闫家老爷子和他的人,可以用。

“梁总经理,我要召开半个小时的会议,你主持一下。”

“是,总裁。”梁喜面露笑意,其余人则带着疑惑忐忑的心情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接下来的这半个小时的会议里,闫驭寒发言,他对整个寰宇集团了若指掌,一点都不像是多年没有管过事的人,而且提出的很多问题,都十分尖锐,恰当,令一众董事哑口无言。

陈董悄悄拿出手机放在腿上,打了一条信息,发送至“副总裁闫森”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手机总是显示没有信号,一条信息发了许多次都发不出去,闫驭寒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掠过他的脸。

点击“阅读全文”,查看详情
 

原文发布于【非常妈咪】: https://www.fcmami.com/post/1901284835065.html

阅读全文
回帖

热门文章